小冬__黄少天你缺媳妇吗

これこそが人間の感情の極め、希望よりも熱く絶望よりも深いもの、愛よ!
——暁美 ほむら

就突然……想到的……很兴奋随意画得很草抱歉……
以及其实感觉这个挺容易想到的所以如果撞梗很严重的话可以跟我说……

【安雷】你的名字(上)

#君名梗,剧情基本照搬原作
#突然想写燃向的产物,然而不燃。
#私设如山并且剧情非常无脑,时间轴设定上可能有若干bug。假装他们在互换身体的时候都没有看对方的排名好了。
#非常ooc,特别特别少女的两个人。以及我目前为止只看过漫画所以对于鬼狐天冲的性格会有很大的理解偏差,提前致歉。
字数1.3w+我根本就不想分开发,然而我一合在一起lofter就说我有敏感词,分开就没事。


ok?




他醒来的时候阳光透过树叶洒进他眼底,点亮一片苍翠。
……嗯?阳光?
他猛地坐起身来,看着周围的环境。
因为刚刚睡醒,睁开眼睛时看东西还有些模糊,但并不妨碍他习惯性地走到了邻近的小溪旁。
水反射出他的倒影。
“……诶。”

安迷修右手一挥,最后一剑刺中怪物的要害。随着怪物的倒下,他擦了擦溅到脸上的血。
“安、安安迷修选手……您击败了19级怪物铁钻兽,获、获得积分2100……距离升级还有373000积分,请、请继续努力!”圆滚滚的裁判球破土而出。只是声音比平时不止颤抖了一点,而且似乎着急逃离的样子……
它,似乎很怕自己?
安迷修一头雾水,在裁判球断断续续地说完后伸出手去。
“那个,请问……”没想到裁判球像吓破了胆一般,“蹭”地一下就窜得没影了,只留下一句“您好好休息。”
安迷修莫名其妙地坐了下来,擦拭着自己的双剑。

凹凸大赛已经进入到后半期,选手减员不少。前十名倒是除了很早之前排名第三的银爵被莫名斩杀后,大家都免费往前进了一位以外,再没有任何变动了。
安迷修作为大赛第四,在那次震惊全部选手的事件中荣幸晋升第三,对于即将到来、使大多数徘徊在中游的选手焦头烂额的晋级毫无压力。
……不过等等,我从一开始就是第四吗?安迷修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这样一个念头。他隐隐想起,在大赛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的上一位打压自己时的不爽……
那个人呢?他在哪?
……算了,即然自己已经占了他的位置,那大概是说明他已经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死了吧。安迷修将手帕浸在溪水里仔细地洗了洗,拧干放入自己的口袋中。
刷怪刷怪!

“靠!”雷狮一手压住手柄,一手在操控面板上飞快地移动着。“这是哪啊!已经出了Df12星系了吧!”
卡米尔缩在一边,打量着雷狮。
如此暴躁的脾气,一看就是他大哥。他对于自己得出的结论满意地点了点头后,走上前去。
“这是地图。”他说。“我记下来路线了,昨天……”
“呼,谢了卡米尔。”雷狮稍微平静了一点。“有这个就好说了。”他又猛按了几个按钮,抢出了一点时间把卡米尔递过来的地图夹在面前的挡板上。
“大……”卡米尔正想接着说下去,但看到雷狮虽然嘴里还在飙着脏话,人却早已进入了状态的样子后,还是摇摇头,退回了原处。
昨天他的大哥真是太不寻常了,操作混乱到把飞船随随便便地转了方向以后,还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骑士道的……这是哪里来的妖怪附了大哥的身啊!卡米尔简直想吐槽一句。不要用大哥的脸做出那么恶心的表情啊!
……不过还是算了吧,大哥开心就好。卡米尔面无表情地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取出一块蛋糕。
在雷狮的努力下,他们的飞船稳定地朝着原目的地行进了。他松了一口气,又不放心地检查了飞船是否有故障后,坐了下来。
他在杂乱的桌面上翻了翻,掏出来一个陈旧的黑皮本子。这是他的航行日记,每一次的意外情况他都会习惯性地记在了上面。
他翻开新的一页,却愣住了。
“卡米尔。”雷狮压抑着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毫无起伏。“你动我的本子了?”
少年的脸颊被蛋糕撑得鼓鼓的,脸上还沾着奶油。他听到雷狮的问话,疑惑地摇了摇头。
雷狮跟他大眼瞪小眼三秒后,确定了卡米尔没有说谎更没有恶作剧的必要后放下了心,指了指自己的脸示意卡米尔照照镜子以后就转了回去。
“那么,是谁写的呢……”雷狮靠在椅背上,瞪着玻璃挡板后一望无际的星海发呆。而他眼前的笔记本上,是字迹工整的一行——

“你是谁?”

“……哥,大哥?”耳边响起卡米尔的呼唤声,雷狮立刻坐了起来,合上了笔记本。
“怎么了?”
“大哥你昨天怎么回事啊。”卡米尔又吃了块蛋糕,看着雷狮半瘫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询问一下雷狮昨天的异常。
“啊?”
“你昨天特别奇怪。”卡米尔忍住嘴角的抽搐认真地讲述道。“一直在劝我少吃蛋糕,说对身体不好,还给我讲了一堆……什么骑士道啊,美德什么的……”
而且特别恶心帅。这句卡米尔没有讲出来,他怕大哥生气。
“我……?”雷狮指着自己一脸惊诧。
“……嗯,大哥,你不记得了吗?”卡米尔抬起头。
……看着雷狮的反应,这样想来他大哥昨天绝对是被附体了吧。
开玩笑的吧。
“嗯……”雷狮略微思考了一下。“我最近经常做一个变成别人的梦,醒过来之后好像前一天的记忆就没有了……可能,我说可能,这是一个原因。”
“那大哥梦里变成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卡米尔好奇地问道。
雷狮把腿搭在椅子上,整个人蜷缩起来。“我不记得了。”

雷狮是雷王星三皇子,因为不满皇室过于复杂的繁文缛节,生性渴望自由的他在三个月前出逃。
国王听到消息后震怒,表面上是为了三皇子出逃,实则是因为担心有人发现同雷狮一起逃走的卡米尔私生子的身份被发现。他命令军队严格封锁出入雷王星所在的星系的道路,可雷狮是谁啊,从小趁大人不注意驾着飞船把隔壁星系都逛了个遍的他硬是闯出了军队的权力范围。他们现在仍然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国王很有可能已经决定翻脸跟星际联盟通报他是个宇宙海盗,请求追捕。
“嗤。”雷狮想到这里不禁不屑地笑了一声,转动手柄躲过了迎面飞来的陨石碎片。
老子是你们轻而易举能找到的人吗。

“卡米尔,我想有个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未来。”在离开雷王星的前夜,雷狮在登上飞船前揉了揉抱着自己的小背包,执意要跟过来的卡米尔的头说道。“我想要自由,甚至可以用生命去换。”
——那个时候,卡米尔恍惚间在雷狮眼中看到了最美的星辰大海。

棕发的骑士在鸟鸣中醒来,揉了揉额头。
“啧……吵死了。”发现自己的声线比平时偏高一些后惊诧地清了清嗓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着周围的环境,眼里多了几分诧异。
没错,这就是换到安迷修身体的雷狮。
那边的黄蓝双色剑看起来应该是这个身体的主人的东西……再看看身上,白衬衫黑裤子外加横着两条黄杠杠的黑领带……
雷狮一个后仰躺在地上,他想死。
……这这这什么品味啊!!好恶心!
老子就算是刚逃出来最落魄的那时候也比这人穿得好看啊!

……不过这个人的脸还是挺耐看的。雷狮蹲在小溪边洗漱时细细打量。感觉穿什么都挺好看的,但还没有老子帅。
雷狮随随便便地洗了一把脸,也是清醒了不少。他拎着身体主人的两把剑,走出了森林。
初步推断,这里离此时此刻他们飞船的位置还是很远的,有很多见都没见过的稀有植物……雷狮想着,突然看见经过的两个头上立着巨大问号形状呆毛的人,看上去不是姐弟就是兄妹。他大步走过去,一手一个拎起他们的领子。
“喂,这是哪。”他摆出一副典型的恶人脸。
红发的小姑娘死命挣扎。“安迷修!你又搞什么鬼,我是不会接受你做我的骑士的!你这个连马都没有的假骑士!不奇士!”
黑发的男孩子则小声劝她:“老姐,你别闹了,大家都说这几天安迷修有点不太对劲,咱们就别忘这个枪口上撞了……”
他打着胆子看向雷狮,吞了吞口水,努力压抑住声音里的颤抖,说道:“这里是凹凸星球,然后这里的人都在参加……凹凸大赛……嗷!”
“凹凸星球?凹凸大赛?没听说过。雷狮把呆毛姐弟俩毫不留情地扔在了地上,有些烦躁地走开了。这里他人生地不熟,那个什么凹凸大赛的设定他也不是很清楚,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能不能联系上卡米尔……

“呜……嗷——”巨兽的嘶吼吸引了雷狮的注意力,雷狮脸色一变,敏捷地闪开了怪兽劈下来的巨掌。
“嘶——”雷狮有些肉疼地看着地面上留下的巨坑,自己刚才要是没闪开,估计就成了一摊肉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了……
他看看周围,都是一些看上去就很软妹的植物,丝毫没有可供他隐藏的地方。而手上可以当作武器的仅仅是那两把刚刚被雷狮评论了品味糟糕的双剑。雷狮轻啧一声,握紧了它们。
“就让我,跟你们并肩作战一次吧。”他伸出一点点舌尖,无意识地舔了舔下唇。

……靠。
雷狮面无表情地甩下了剑,怪物在他身后轰然倒下。
虽然他从小生活在皇宫里,练习剑术是每一位皇子的必修课来着……但雷狮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右撇子,实在无法做到左右手都那么轻巧地舞剑。最高的程度也就是能把怪兽捅死吧。
左手腕还有点疼,似乎是刚才挫着了。
头上飘着两只黑色的不知是耳朵还是装饰的圆形机器人从身边的土里钻出来,颤颤巍巍地宣布:“安迷修选手,您、您击败了17级怪兽甲骨兽,获得积、积分1700……距离升级还有……啊!”
雷狮把它拎了过来,敲着它银色的外壳。
“这什么玩意,还会说话,积分?那又是个什么东西。”再低头一看裁判球,那个可怜的小机器人已经被吓到短路,正冒着黑烟,体表发烫。
“切,无聊。”雷狮将小机器人远远地抛向一边,再回头看了看刚刚被自己打倒的那个巨大的怪兽。
“……所以说,打那个怪兽就可以了吧?”

时间很快便到了晚上,雷狮拾了几块木柴,逼着一个路上遇到的参赛者给他想办法打了火之后就坐下休息了。
选的地点还是那片森林,这里是不会有怪兽的。
他大致上是摸清了这个凹凸大赛的规则。星球上有几片特定的区域是狩猎区,狩猎得到的奖励便是选手们赖以生存的积分。越是高等级的怪物击杀后得到的积分就越丰厚。而这个大赛似乎也不仅仅是这样……
雷狮眯起了紫色的眸子。
今天下午,他亲眼见到了一个粉红色头发的小姑娘,还叼着棒棒糖向路边的大叔问路。那大叔怕是个萝莉控,满脸写着“三年血赚死刑不亏”还被萌得周身一圈小粉花。正当他牵着小姑娘送人家去往目的地时,小姑娘的左手心悄然出现了一张嘴,从胳膊开始吞噬了那个大叔,一直咬断了他的喉咙。
然后又拿出棒棒糖,配合着“xx选手被击杀原力回收”的背景音一脸天真无邪地舔着。
有意思。
能找到的话,我也来参一腿好了,下午在大厅看了这个身体主人的排名,第四,真不错。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他给踩到脚底下呢……雷狮看着树叶缝隙之间的星空,想着。
突然他心里一动,想起了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笔记本上的那行工工整整的“你是谁”。
是他写的吗?
雷狮从快要燃尽的火堆里捡了一块木炭,用炭灰在草地上写着:

——“我是你爸爸雷狮。”

安迷修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用手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却倒吸了一口冷气。
嘶……好疼,睡觉还能扭到手腕吗?
他突然注意到了面前的大字:“我是你爸爸雷狮。”
“雷……狮?”这个名字仿佛唤醒了他遥远的记忆,让他的头一阵疼痛。
手腕还是很疼,不过作为最后的骑士,这点小困难是无法阻止他刷怪的。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刷怪刷怪!

走在路上时,安迷修感受到路人对他的避而远之。
我……做什么了吗?
他尝试着问一个路过的女孩子,没想到人家见到自己就变了脸色,远远地跑开了,安迷修只得继续往前走。
“嘿你们好啊!”他突然看到了自己曾经救下的呆毛姐弟,隔着老远就跟人家打招呼。
红毛的姐姐看着安迷修气势汹汹地就想冲上来算账,被黑毛弟弟攥住右手。“姐你别冲动冷静冷静!”
“今天几号啊?”安迷修问道。
“九月十三!”艾比白了他一眼,任弟弟将自己拖走。
九月……十三?
十二哪里去了!他明明记得昨天问裁判球的时候对方给出了确定的答案……
安迷修突然有点恐慌。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最近经常做过的梦,在那个遥远的星系,一艘孤零零漂泊在星海中的飞船,带着帽子、爱吃蛋糕的少年……
以及今天早上面前的大字。
难道说,难道说……

雷狮正崩溃一般地翻着自己珍贵的笔记本,那个上面写满了雷狮不在的一天里,安迷修用雷狮的身体在宇宙中的游历。
……你他妈把这个当传阅日记本了吗?雷狮气得翻白眼。这个才不是梦,我的本子上是真的被写字了啊!拜托别告诉我这个事是真的……

我跟那个(傻逼)男的在梦里互换身体了!!

然后两个人就隔着好几万光年开启了撕逼模式。
“今天心情不好,用了你积分买了一堆串。”
“!!不要浪费我的积分!”
“反正我会赚回来的嘛。”

“我靠!别看到什么星球上有好玩的就停下来啊!老子可是个逃犯啊!”
“反正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被逮到啊。”

这些都是雷狮和安迷修在一开始便约定好的,将自己在对方在对方身体里的一天经历写成的日记中读到的。
两个人也就因此对于对方的生活越来越了解。

“你不要乱吓唬路人啊雷狮,人家现在见到我就跑。”
“我没吓唬的时候也没见他们挨你多近啊,你这么绅士怎么没有女朋友?”
“……我不是没有,是不想因为美丽的小姐因为跟我在一起而经常受伤……”
“得了吧!”

“我不会开你的飞船啊……”
“那你是怎么到凹凸星球的!”
“我……帮助了一位美丽的小姐,她为了报答我就顺路捎我过来了……”
“什么都不是你把我们的飞船开到卡米尔都画不出地图的地方的理由!”

“那个混蛋/恶党……!!”每天雷狮和安迷修都咬牙切齿地看着日记,要不是距离太远了,他们真想立刻扑过去跟对方打一架。
有一天雷狮在自己的身体里醒过来的时候,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上被写了两个大大的字:“恶党”,于是他以牙还牙,第二天对着溪水在对方的脸上狠狠地写下了“垃圾骑士道”五个大字。
就这样,雷狮和安迷修每周互换2-3次身体,时间不定,每次都会在睡眠中悄然进行。
他们经历着彼此的斗转星移,欣赏着对方的日出日落。

“安迷修,我看到你们的凹凸星球了。”有一天安迷修看到自己的手臂上写着这样几个字,愣了一下。“就你们那个凹凸大赛,我挺感兴趣的。”
“喂,你可不要想得那么简单啊……”安迷修禁不住苦笑。不过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他发现他根本就阻止不了雷狮……不过他如果也来参加凹凸大赛了那自己是不是就能见到他了?这样想的安迷修不禁多了几分期待。
“喂,你干吗啊。”几个月后雷狮在凹凸星球醒来的时候,看着面前的树皮上刻着“雷狮”两个字后,禁不住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问了这么一句。
“呃……我有的时候醒过来会不记得你的名字,就特意用你的身体找了个我熟悉的地方刻下来……等哪天我去找你吧,那样就不会忘了。”看着安迷修的回复,雷狮莫名其妙地有些脸红。他暗暗地骂了一句“死骑士”后就站起身来。
“卡米尔,走了,我们去刷怪。”
他们两人暂时都还没有见过对方,不过也难怪,凹凸星球的确是不小,可能过几天,等安迷修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们才能见面。
“大哥,今晚还在这休息?”卡米尔问道。
“嗯。”他点点头。

“安迷修,我见到你了。”后来有一次安迷修醒来的时候,看到了雷狮的留言。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语气十分平缓淡然,没有像平时一般,光是从简简单单的文字中就能看出来嚣张和骄傲。
看到这句话安迷修一头问号。他并没有见到雷狮啊?估计他也就是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下次互换身体的时候问问他好了。
可是令安迷修没有想到的是,自那一次之后,他再也没有和雷狮互换过身体。
每天早晨他看到熟悉的风景时,都会有种莫名的失落。他想起雷狮,就算是在一切可以被用来当做镜子的东西里见过雷狮的脸,他也无法想象出雷狮自己的灵魂安在他的身体里的样子。曾经他在雷狮的身体里试着勾了勾嘴角,却无法作出他心目中那样带着狂气的笑容。
他是真的很想见见雷狮啊。
……如果失去联系的话,就由我来找你好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才想起来去翻排名安迷修却怎么也找不到雷狮了。他坐在大厅里对着名单翻了一整天,却仍然没有看到雷狮的名字。“奇怪了,他参加的不是假的凹凸大赛吧……”他自言自语道,然后又立刻被自己逗笑了。“不会的吧……”
不过还是找个人问问会比较好。
“格瑞!打架!”一个金黄色身影窜进了大厅,是目前排行榜上的第一名嘉德罗斯。他向着在另一边休息的格瑞冲过去。安迷修眼前一亮,他飞快地跑过去截住嘉德罗斯,在对方即将发火之前快速地问有没有见过雷狮这个人。
“啊?”嘉德罗斯用看蝼蚁的目光将他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雷狮不是在一年前就死了吗?就那个鬼天盟事件,渣渣就是渣渣。”
“别挡路。”嘉德罗斯推开他,迫不及待地跑向趁着安迷修向他问话期间正想走开的格瑞。“格瑞!别跑啊!”
安迷修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那个鬼天盟事件他记得,甚至他在一年前还被卷入其中。他只记得那个时候他周围的参赛者全都死了,只有他稀里糊涂地活了下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雷狮……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被刻在树上的名字,明明那么想要记住他的,这件事却一直被搁置……安迷修快步走出大厅,向凹凸星球最边缘的练级区走去。
到了那里的时候已经天边已经呈现出暗青色了。安迷修找到那棵树,看着自己的笔迹发呆。
因为当时刻得实在是太深了,这一年过去,树皮还是没有完全愈合,但“雷狮”两个字却已经接近模糊。
好像他要消失了一样。
不是消失在凹凸星球,而是在所有记住他的人心中,永久地死去。
安迷修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他轻轻地摸着当时自己刻下的印记,很神奇地,仿佛真正地听到了雷狮在他耳边说,傻逼骑士。
如果,我那个时候在就好了。
如果我在,我就可以救你了。
如果……如果我能再见你一次就好了……
安迷修沉浸在浓重的悲伤中,没有注意到周围逐渐浮现出荧绿色的光点。
“啊!”他被一股力量向后一拉,险些摔倒在地。
接着,他的身躯便被一束光缓缓笼罩。
在光的背面,他终于见到了雷狮。

抱抱你( ´ ▽ ` )ノ我烦生日快乐~(虽然昨天已经祝过了哈哈)

正版拾年-停歌月上初:

天天生日快乐!墨洒了一手结果shai很浅(ಥ_ಥ)

@小冬__黄少天你缺媳妇吗 爸爸爱你_(:3」∠❀)_

赶个晚班车

一个安哥!!❤️

……一不小心喂得这么胖了真的是对不起(在我打游戏的时候在旁边呼噜呼噜 觉得无聊了就用爪子把我的手钩过去轻轻地咬 啊他是天使

你知道烂尾啊
(困……

正版拾年-停歌月上初:

昨天的车接下去...语c版 @小冬__黄少天你缺媳妇吗 烂尾...(๑• . •๑)

讲真?对方的支持者我不知道 但是对方真的哪里过分了???人家脾气多好啊不想搞事情也没指望过道歉就是换个图?

随随便便

一个自己都不是很懂的故事……

你看花开了。

这是白郁馥对他说过的。

可惜他现在回想起那个人,只能想起她的泪水。

她和秦臻走过林荫小道,他看着她偏过头说,你看花开了。

他看着她,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秦臻软软的黑发在风中招摇,他偏过头笑说,是啊真好看。

清屿就明白了。

郁馥说这个的时候,他踌躇了半响,回了句“傻逼”

难怪她会一刹那眼里的亮全部凋谢。

原来她只是想要一个可以陪她看花的人。

那年十月,他看着漫天飞舞红色花瓣,看着金色的黄昏,一直看着她。

看着她中指上闪烁的银戒和她温柔的摩挲。

“清屿,你愿意吗。”他的新娘轻声问。

他笑,眼泪却止不住。这一句就是最后的结局,他知道。

“我愿意。”他还看着她,一直看着那个方向。

愿你此生,有人陪你看遍世间繁花。


趁你现在还不肥(肥了也是我的宝宝都一样